通过品牌打造为客户创造商业价值和社会效益!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来源: | 作者:86design | 发布时间: 2022-05-25 | 7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从深圳的封城、到上海的“鸳鸯锅”,如今又是北京遭受冲击,新冠疫情在不同时空间穿梭的同时,留下了它对“商业”不可磨灭的影响。


在上海,许多小微企业甚至个体户的老板,悲壮而又无奈地表示,解封后的第一件事情,是去把已经封了两个多月的门店彻底关掉。


2022,不仅限于他们,包括诸多大型跨国连锁品牌在内,都因对未来的预期看低、失血过多,甚至资金链断裂,而选择撤铺、歇业、关停。


今年有多少熟悉的品牌让我们“伤心到讲不出再见”,而在历经这一切之后,我看到了哪些启示与希望,是本文探讨的两个问题。


01

品牌阵亡篇


SELECTED

内地所有门店


今年4月,绫致公告旗下品牌SELECTED思莱德将于今年7月31日前关闭在中国的所有线下零售门店。


SELECTED于2008年进入中国市场,此前在中国拥有1,300家门店。尽管过往两年通过转型、联名等尝试,期望恢复品牌热度,但由于持续的疫情、疲软的线下消费市场以及人力租金等成本费用高企,绫致集团最终还是选择了撤退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店面实景 | 来源:品牌官博


美特斯邦威

上海旗舰店


今年3月,曾是美特斯邦威全国最大旗舰店、品牌线下门店的一大标识——美特斯邦威上海圣德娜旗舰店闭店。


而在上海经历封控的阶段,美特斯邦威由于公司物流总部位于上海,线下门店无法正常补货以及线上销售渠道无法发货,持续给公司带来挑战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美特斯邦威@上海圣德娜 | 来源:品牌官微


在今年5月的业绩发布会上,可以看出美特斯邦威改变的计划和决心,据美邦董事长胡佳佳表示:


“因一直沉迷纠结于情怀,不愿意放弃,给公司的经营业绩带来了巨大挑战。今年将全面关闭亏损门店,加强三五线市场,整合升级线上渠道。”


Abercrombie&Fitch

中国首店&童装业务


Abercrombie&Fitch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店是品牌2014年进入中国的全国首店,该店于今年2月20日停止营业。其童装业务也将在亚太地区下架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A&F@上海静安嘉里中心 | 来源:公众号@国际金融报


品牌目前在中国大陆仅剩15家门店,在上海只有兴业太古汇1家门店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A&F@上海兴业太古汇 | 来源:项目官微


HERA赫妍

内地所有专柜


韩国美妆集团爱茉莉太平洋旗下品牌HERA赫妍于2016年进入中国市场,在北京SKP首设全国首家专柜,并相继布局6店。


自去年关闭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和唯品会自营店等线上渠道之后, HERA赫妍今年2月在中国线下全面撤柜,目前仅保留天猫店铺正常运营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HERA赫妍@北京SKP | 来源:品牌官博


爱茉莉太平洋会长在2022年开年会议表示,


“公司正计划深化数字化转型,从而吸引千禧一代和Z世代消费者,并强调重组业务向前发展的关键性”。


innisfree悦诗风吟

亚洲旗舰店等上百家门店


2021年末,位于上海南京路的悦诗风吟亚洲最大旗舰店闭店。截至2022年3月,北京西单大悦城、朝阳大悦城、太阳宫凯德MALL等地的悦诗风吟门店也皆已关闭。


悦诗风吟从2019年就开始关停在中国的亏损门店,截至2021年已经连续三年关停门店,而该趋势在2022年或将持续,目标是将门店缩减至140家左右。相较于其巅峰时期的超800家,撤店率高达80%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悦诗风吟上海旗舰店 | 来源:品牌官博


HAYDON黑洞

多家门店


目前,黑洞全国拥有12家门店。除受疫情影响暂时闭店的上海两店,及新开的广州正佳广场店,近一个月黑洞闭店三家,分别是杭州湖滨in88店、西安雁塔万象天地店、乌鲁木齐富成国际店。


其中,杭州湖滨in88店去年9月开店,定位为“品牌首家2.0形象概念店”;而西安雁塔万象天地从开业到闭店仅有2个月,预估亏损设计、装修费、租金成本等500万元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黑洞@杭州湖滨in88 | 来源:品牌官博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黑洞@西安雁塔万象天地 | 来源:品牌官博


此外,新开的广州正佳精选店,则彻底改变了以往的门店风格,面积仅50平米,空间设计、产品陈列也明显更普通简单,类似临时折扣店,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该品牌的定位策略调整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黑洞@广州正佳广场 | 来源:公众号@CBO focus


LINE FRIENDS

内地最后一家门店


继杭州、南京、上海门店陆续停止营业后,LINE FRIENDS在中国大陆最后一家线下门店——成都远洋太古里店今年2月闭店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店面实景 | 来源:小红书@成都城CDC


据悉,对于中国市场,LINE FRIENDS未来主要以“轻”资产模式,如快闪店和主题授权开展线下业务。


言几又

大规模闭店


今年4月,位于厦门宝龙一城的言几又书店闭店撤场。


这是在一年内,言几又在厦门关闭的第4家门店。此前,万象城、磐基中心、湾悦城门店相继关闭。至此,言几又书店在厦门已经没有门店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言几又书店@厦门宝龙一城 | 来源:网络


去年年末,言几又书店就因密集关店、拖欠员工工资和不缴社保等风波备受关注,并传出了大规模闭店的消息。


三只松鼠

全面暂停门店扩张


今年4月,三只松鼠宣布全面暂停门店扩张


从数据来看,2022年一季度,三只松鼠的营业收入、净利润、扣非归母净利润全面下滑,分别同比下降15.85%、48.75%、57.37%,业绩恶化趋势明显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三只松鼠 x 饿了么主题店 | 来源:品牌官博


2019年年货节期间,三只松鼠曾宣布“万店计划”,在一年内开出1,000家线下门店,到2022年开出10,000家线下店。


然而根据年报,截至2021年底,三只松鼠的线下门店仅为1,205家。此番战略调整,也意味着“万店计划”被彻底推翻。


据悉,品牌下一步将聚焦提升单店盈利能力,优化SKU,并注重优质门店发展。


东方既白

停止运营


作为百胜中国旗下的中式快餐品牌,东方既白始终没有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快餐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
在其2021年年度报告中,百胜中国宣布将终止运营旗下中式快餐品牌东方既白,并将于2022年永久关闭该品牌所有门店。


截止到2021年底,东方既白在中国市场一共只有5家门店,最后5家门店分别位于苏州、深圳、金华和上海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东方既白门店 | 来源:网络


Off-White

成都仁恒置地广场店


成都是Off-White少有的同时运营两家门店的城市,分别位于成都仁恒置地广场和成都远洋太古里。而随着品牌方将于6月末从仁恒置地广场撤出,这段历史也将终结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Off-White@成都仁恒置地广场 | 来源:项目官博


2010年开业的成都仁恒置地广场见证了成都商业的发展和繁盛,但近年来业绩排名持续下滑,今年2月28日,LV也从该项目中撤场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LV@成都仁恒置地广场 | 来源:网络


乐乐茶

华南市场


随着今年2月广州领展购物广场店闭店,乐乐茶品牌在进入广州市场5年后全面退出,也彻底离开了华南市场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乐乐茶@广州领展购物广场 | 来源:公众号@寻吃


去年,乐乐茶相继退出西安、重庆两个城市,而他们入驻这两个城市的时长分别仅为两年和三年。曾经和奈雪、喜茶并称为新式茶饮三巨头的乐乐茶,如今连队尾都看不见了。


02

超市关店潮


传统的大卖场业务,这两年受卖场形象老化、商品渠道转型、消费习惯改变等多重因素冲击,业绩持续下滑。早年合同纷纷到期之后,业主的租金上升预期也无法被满足,因此导致了大量的关店潮。


而今年,或是因为疫情等影响,关店潮来的尤为猛烈。


沃尔玛

大批关店


2月24日,沃尔玛同时关闭了3家门店,包括四川眉山店、福州东街店、广州云景店。


3月4日,山东济宁店正式关闭,全面退出山东市场。


3月15日,湖北荆门虎牙关大道分店停止营业。


3月24日,湖北孝感长征路分店停止营业。


3月31日,福建福州花开富贵分店停止营业。


4月9日,四川绵阳绵兴东路店闭店。


4月27日,福建厦门世贸商城店正式关闭。


据统计,过去的2021年,沃尔玛中国关闭了31家大卖场,其中包括中国内地首家沃尔玛超市——深圳洪湖沃尔玛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深圳洪湖沃尔玛 | 来源:网络


按照按照沃尔玛方面的解释,部分门店的关店原因都是“租约到期”,由于2010-2011年的大面积布局,到2020-2021“十年期满”,导致了一波剧烈的撤店潮。


家乐福

亚洲旗舰店


3月31日,北京中关村广场内的家乐福结束营业,宣告这家曾经的亚洲旗舰店退场。


2004年开业时,家乐福中关村广场店号称是当时亚洲最大的超市,占地面积超过1万平米,也是家乐福按照自己的设计理念打造的中国首个旗舰店。除超市卖场之外,还包括各类品牌服装店、餐饮店、宠物商店等外租业态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巨峰路项目效果图 | 来源:网络


除此以外,2022年,家乐福已接连关闭了广州万国店、南昌上海路店、重庆沙坪坝店。其中,南昌上海路店是家乐福在南昌市场的最后一家店,而广州万国店则是其在广州开设的第一家店。


本月末,家乐福合肥环球广场店也将正式终止营业。


G-Super

江西南昌店


位于江西南昌的G-Super绿地优选南昌绿地中心店贴出公告,称将于2022年5月16日起停止营业。该店是G-Super绿地优选在江西的唯一门店。


此前有传闻称,G-Super受到现金流困扰,甚至部分门店货品铺设都无法保证,线下门店有全面收缩甚至关闭的可能。


盒马鲜生

多家门店


今年以来,盒马鲜生先后关闭了南京新街口东方福来德店、南京集庆门店、成都天府长城店、青岛泰山路店、广州番禺建华汇店、重庆九街店等多家店铺。


其中,南京新街口店是盒马鲜生全国首家创新旗舰店,重庆九街店是盒马进驻重庆的首店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盒马鲜生南京新街口店 | 来源:网络


据盒马方面称,这些门店的调整原因不同:


  • 部分门店整体硬件条件、设备设施比较陈旧,需做升级改造。

  • 个别门店因为物业的原因,合约到期,重新选址。

  • 与一些头部商圈地产商有新的合作,选址重开,“搬家”到服务体验更好的位置。

  • 对尾部门店进行一些调整。


03

商场停业篇


疫情的冲击对客流的影响,叠加品牌撤退导致的空置率和租金收入锐减,也让大量的商场陷入了更大的危机。


而这其中,本就处于岌岌可危状态的百货,受冲击更大。


宜家家居

贵阳店


在从全渠道的角度评估了宜家在贵阳市场的业务后,宜家中国决定自4月1日关闭其贵阳门店,仅保留线上渠道。


宜家贵阳商场于2019年10月开业,是其在中国的第29家商场。这也是宜家首次在国内关闭实体店。


百盛Parkson

太原长风店


随中国百盛集团发展战略调整,以及疫情影响及电商冲击,太原百盛长风店将于今年5月底停业。

这是继和信摩尔今年3月闭店后,太原核心地段的长风商圈内关闭的又一大型商业体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店面实景 | 来源:公众号@世界晋商网


新世界百货

成都、哈尔滨店


今年3月20日,新世界百货成都店闭店。此前,门店于2006年开业,曾是最早一批入驻成都的港资百货企业,选址当时的知名商圈盐市口商圈。


随着核心商圈逐渐迁移至春熙路-大慈寺商圈,尽管在2018年,新世界百货成都店进行开业后的首次调整,包括60%内部空间的优化和40%品牌的招调,仍然在疫情下落幕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新世界百货成都店 | 来源:公众号@荣誉云商网


同月,曾是当地最高端商场之一的新世界百货哈尔滨店,也在经营26年后宣布闭店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人去楼空的哈尔滨新世界百货 | 来源:网络


SM百货

天津店


根据厦门盛名吉成百货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发布的《SM百货天津店停止营业通知》,因公司经营战略调整,SM百货天津店将于2022年3月14日起停止经营。


天津SM百货于2017年12月正式营业,位于SM天津滨海城市广场一层,是SM天津滨海城市广场商业体内的唯一主力百货店,经营面积约3,000平米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天津SM百货 | 来源:公众号@天津人


平和堂百货

长沙东塘店


自2007年入驻长沙东塘,平和堂相继继续落子河西商圈、株洲商圈。如今,长沙平和堂东塘店宣布,将于今年5月底停止营业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长沙平和堂东塘店 | 来源:公众号@潇湘晨报


目前,平和堂百货在中国仅保留长沙五一广场店及株洲店2家商场。


平和堂(中国)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前田明彦接受采访时称,


“东塘店存在的目的已完成,如今消费者更加青睐大型、多元购物环境,而东塘店整体的商业设施设备已经陈旧,即便继续营业下去,也没办法给顾客提供至上服务。


他同时表示,平和堂未来规划重磅打造五一广场店,打造一个强辨识度、高记忆点的全新百货店。


远东百货

重庆大都会店


重庆远东百货大都会店目前已闭店,项目场地将随租赁合约在今年5月31日到期后,交还至大都会东方广场进行升级改造。


据悉远东百货于1997年进驻重庆大都会广场,此次闭业也标志着远东百货暂时退出渝中区市场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店面实景 | 来源:品牌官博


大商新玛特

许昌总店


今年3月,开业近11年的许昌大商新玛特总店因经营不善、资金链断裂停止营业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许昌大商新玛特总店 | 来源:公众号@玩转许昌


南城百货

玉林店、北流店


南城百货是广西的大型民营零售连锁企业,在自治区内拥有30余家门店,于2015年被步步高集团收购。


3月22日,位于北流城区财富广场的南城百货北流店停止营业。这是继1月1日,南城百货玉林店停止营业后,该百货又一家终止营业的门店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步步高南城百货玉林店 | 来源:玉林晚报


04

思考和期待


疫情给每座城市、每个人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
其中一部分,是从餐饮、服饰、书店等业态,到超市、百货等经营场所的闭店、歇业的公告,以及从投资方、经营方到消费者的惋惜和叹息。


但在逐一的盘点过程中,我发现,即使在疫情到来之前,这些品牌也多少都面临着不小的风险和挑战——


  • 海外品牌在新鲜感下降之后,受新品牌和国货热双重冲击的空间不复;

  • 网红品牌在流量热度消散后面临的产品力甚至经营模式的挑战;

  • 传统大卖场、百货公司在消费渠道大变革背景下的调整乏力;

  • 加盟门店在规模增长与管理成效、品质保障上的取舍;

  • 急速扩张之后对现金流、下一阶段融资预期的管理失控……


“疫情”放大了这些短板,而最终,正是这些短板影响了整个公司。


对于过往者,将一切都归结于疫情固然是最好的方式,但对于未来者,如果也只能看到疫情和防控的原因,那或许除了躺平,我们都无法从中汲取任何经验和教训。


事实上,正因为疫情及“静态管理”带来的短期风险,以及受经济环境影响、民众消费能力降低等导致的长期挑战,都实实在在摆在面前,以至于谁都知道“未来的生意更不好做”,我们才更要从前人的尸骸上,找到值得我们借鉴和避免的内容。

诚然,没有完美的企业,也没有可以免疫所有外部负面影响的商业模式,于是,“变”成为了困境中的希望。


分享一个让我很有感触的案例,在上海疫情封控期间,所有商场都无法正常营业时,上海环球港竟然实现了一次集体转型经营。


首先是月星集团积极争取到了保供资质,为生产加工、物资采购和物流通行奠定了基础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上海环球港保供资质证明 | 来源:项目官微


后是人员组织调配,能复工的员工4月都被召回了单位,解决复产问题;在封控区不能复工的,则就地转身化为“团长”,对接所在社区的各类需求。


公司的管理机制也在短短一个月间发生了重大调整。


一方面,自常务副总裁以下,女高管驻场负责协调、运营,男高管担任驾驶员和配送员;将原有的部门分工彻底打散以适应新的业务特征。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上海环球港保供车队 | 来源:文汇报


另一方面,正常状态下的考核体系也做了调整“团购成交额”变成了居家人员的新KPI并和绩效薪酬挂钩。环球港用几乎是最狼性的方法,来达成最快速和彻底的转变。


相比于其它要不无所事事要不文山会海,但始终只能无力地看着损失一天天扩大的购物中心,上海环球港,硬生生地把自己从一家封门停业的商场,干成了一个覆盖普陀、黄浦、虹口、洋浦、静安、长宁、徐汇、宝山等区,热火朝天的团购基地!

疫情下的实体店阵亡清单,和我仍能看到的希望


封控期间上海环球港的餐饮门店 | 来源:文汇报


俗话说,船大调头难。如果说社区商业、便利店转型保供有其先天优势,那么当这一切,发生在环球港——上海体量最大的商业综合体身上,我想,实在是可以作为对全行业的一次启示了。


当然,也许这种转型并不见得那么舒适,那么温和,身处其中的人一定比我更能体会。但我想,比起那些因为被关店、撤铺而迷茫的同行们,或许这种狼性,反倒是战胜危机的一种选择。


这也是疫情留下的另一部分印记,用真实而残酷的环境,让挣扎的看到了短板,让重新站起来的看到了潜力,让没被击倒的变得更有勇气。


无论是夏日还是凛冬,祝福大家都能变得更好,变得更坚强。


——THE END——